【河南】《智泉流韵》特邀作家朱新伟原创《“烟鬼”的歪理境界》

河南中考 admin 13813℃ 0评论

“烟鬼”的歪理境界

 

“不尝烟和酒,枉在世间走”。我近几年一直把这句歪理奉为“至理名言”。但是请列位读者不要误会,有一点必须说清楚,我基本上滴酒不沾,千万不要给我冠以“烟鬼”、“酒徒”并称的雅号。即使香烟,我也不是当饭吃的,只是间或品尝一下,体验一下那种特殊的“尼古丁”作用罢了。不过,作为学生来说,说句老实话,我确实背着老师偷偷摸摸地吸了好多烟。

抽烟,对烟民来说称之为“打枪”或“打气”。每当课余饭后周末闲暇之际,我们便聚集在寝室一隅吞云吐雾地尽情享受一番。尽管受家庭条件的限制我们买的都是很便宜的香烟,尽管抽烟的场所很令人窒息,但感到无比快意。望着那缕缕青烟在空中“轻歌慢舞”,欣赏着那一闪一闪的烟头在黑夜中的荧荧火光,仿佛置身于重大节日放烟花时的漫天奇光异彩的良宵,又仿佛在一个秋高气爽的夜晚叼着香烟欣赏美景:独上西楼,月如钩。那意境是何等开阔!真乃心旷神怡,“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吸烟的方式有多种:躺着吸的,我们称之为“仰叼”;坐着一根接一根地抽称之为“续弦”;躲在角落里偷偷摸摸地抽称之为“隐士”;藏在蚊帐中抽的称之为“垂帘听政”……

吸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久而久之就上了瘾,一旦上瘾是很难改掉的。对于亲朋好友的劝诫和指责,“烟鬼”们有自己的歪理:吸烟也有它的好处呀!它可以提神醒脑,打发无聊。君不见,鲁迅先生的《呐喊》、《彷徨》、《阿Q正传》等煌煌大论不正是在一根接一根的香烟陪伴下杀青的吗?无独有偶,毛泽东的《沁园春·雪》、《百万雄师过大江》等无数豪迈诗篇有哪一个不是在伴随着吞云吐雾的深思熟虑后一挥而就?你倒好,虽然烟酒不尝,不但一事无成而且百病缠身。真乃语出惊人、掷地有声,竟然拿伟人先贤的缺点当作自己的优点,拿别人的短处为自己的劣迹做挡箭牌、求开脱。

一天早上,我正在“垂帘听政”地书写自己美好的“畅想曲”时班主任王老师推门而进,一下子把我逮了个正着,处分的结果是让我拉两车煤渣垫路。我一下子惊呆了,久食“鸦片”的我身体虚弱,怎么会有那么大力气呢?

我跌跌撞撞地窜到门外,一股冷风吹来,使我打了个冷战。哎呀!“西风烈”,扫落叶。不是冤家不聚头,“人比黄花瘦。”

这次致命的惩罚,永远结束了我的香烟梦,让我对它的奢望和幻想一下子化为乌有。

“老伙计,阿诗玛的,来一根。”

许多天后,一位烟友又热情地给我地上一根。我很想立即把它抓在手中放在嘴里“品尝”一番,但是一想到那“西风急,煤渣湿”的场面就不寒而栗,于是伸手把烟盒抓在手中,指着侧面对他说:“你看,焦油含量中,吸烟危害健康。

(作于1993年高考后)

 

作者简介:朱新伟,男,1972年生,叶县叶邑镇人,1995年毕业于桂林电子工业学院,曾在广东打过工,后在叶县粮食系统工作,先后当过会计和粮管所所长,2005年被选拔为平顶山市第二批大学生村干部,2010年出版诗集《青春的记忆》,2016年8月起供职于叶县九龙街道办事处,会计师职称、平顶山市作家协会会员和诗词协会副秘书长。

 

转载请注明:河南赛誉新闻网 » 【河南】《智泉流韵》特邀作家朱新伟原创《“烟鬼”的歪理境界》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