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智泉流韵》特邀作家罗敏原创散文《我与秋天很有缘》

河南电力 admin 3696℃ 0评论

罗敏,1973年出生于陕西安康瀛湖河畔的半山腰,初中文化,因家庭变故辍学后早早踏入社会,爱好文学,外语。擅长新闻通讯写作,在省市地级媒体刊物上发表过诸多散文。目前就职于一家4A景区,从事中层管理工作。业余时间喜欢写写画画,喜欢听歌,看书,练字。
我与秋天很有缘
我从小就喜欢秋天。
因为冬天北风刺骨,夏天赤日炎炎,春天寒风料峭。惟秋天最适宜我的“成长”。
因为喜欢秋天,所以一些关于秋的诗词也早已为我熟诵:“秋风入窗里,罗帐起飘扬”,“雨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这些诗句,一扫宋玉‘’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的萧杀,写出了秋天美好的景色,真可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其实,秋天除了美丽的秋景外,最吸引人的就是那缠绵的秋雨。
我喜欢一个人坐在窗前,欣赏窗前被秋雨洗礼后,变得清新明亮的花草和树木;喜欢看那些鸟儿在玉兰树上跳来跳去,最后又飞到电线上那种欢乐无忧无愁的情形;困倦了,喜欢撑着雨伞,徜徉在河堤外的小路,感受秦巴山地的巍巍,感受大自然的明净。
古人的听雨,往往是对国破家亡或者失意情绪的抒发。而我听雨,清心寡欲,试图对生活保持一种宁静。
夜幕降临,或者黎明即起,听着秋雨打在雨棚上的叮叮,衣物上的嘣嘣,木头上的咚咚,铁盖上的嗒嗒;听着秋雨从滂沱到淅沥,从潇潇到霏霏,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再泡壶清茶,闭目而听,红尘旧事,皆被浸湿。
其实我对秋雨也并不是没有怨恨的时候。记得小时候上学时,一到雨季,鞋子拎在手上深一脚浅一脚,常常拄着一根木棍在泥泞中赤脚行走,脚板硌的生疼;我没有忘记,八十年代初期,一个多月连绵不断的秋雨过后,我家地里的包谷杆,烂在菜园里的西红柿辣椒;母亲穿着雨鞋,那吃力、艰难挣扎的在地里收拾庄稼的影子。
然而最让我难忘的,现在一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一九八三年那年中秋节之前,一场持续很久的秋雨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差点毁了我们七口之家。当时,我们家是七零年年底建的三间土房盖的草屋顶,后来经过改观更换了瓦屋顶,屋檐后边紧挨着十几米高的护坡,由于老家所处的位置在村子最高点,狂风暴雨的时候我家房前屋后遭灾是最明显的,后檐边的护坡,被无情的雨水敲打侵泡,一年又一年,本是严密的土质层经过岁月的肆意侵蚀出现了滑塌迹象,在一个睡眠正香的深夜,我们被一声巨响惊醒,大量泥石流涌到我家房屋后檐几乎快淹没房顶,突如其来的灾难,吓得一家人惊慌失措,眼看就要轰然倒塌的墙体,一家人心急如焚,爷爷大声吩咐“赶紧把娃娃都先扯出去”,然后迅速组织人工清理淤泥,举着火把,乡亲们陆陆续续都来帮忙,那次又惊又险的雨中抢险情景,让年小的我忽然明白了大人们常常嘴上念叨的“远亲不如近邻”的真正含义。乡里乡亲之间在遇上谁家有困难的时候,主动施以援手互帮互助的温情场面,深深烙在我的脑海里。时至今日,人到中年的我,对秋天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所以,秋天与我,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喜欢秋天的风,清清爽爽,美丽宁静;喜欢秋天的雨,冰冰凉凉,舒服至极。

转载请注明:河南赛誉新闻网 » 【陕西】《智泉流韵》特邀作家罗敏原创散文《我与秋天很有缘》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