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智泉流韵》特邀作家刘安庆原创文学评论《刘振华塑造寓言形象的技巧》

河南旅游攻略 admin 3700℃ 0评论

刘振华塑造寓言形象的技巧
刘安庆
镌刻着金江头像的金黄色的状如微形地球仪、沉甸甸的小巧精致的“金江寓言文学奖”奖杯,令人目不转睛,令人心驰神往,令人对获此奖者肃然起敬!它是多么新奇啊,它在全国寓言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崇高啊,它的吸引力是多么巨大啊!
这尊奖杯是金江寓言文学奖评选委员会在2002年举行的全国第五届评选中,对刘振华的寓言《狮子大王建桥》的褒奖。他的这篇寓言是在数百篇参评作品中评出的11篇之一,他是全国参评的数百名寓言作家中荣获此奖项的11人之一。这奖杯来之不易啊,不会多得啊,多么珍贵啊!
《狮子大王建桥》表现出他的寓言作品达到较高的水平。但,这仅是他290多篇中的1篇,其他作品质量如何呢?2012年10月,他的寓言集《孔雀和夜莺》被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五届金骆驼奖评选委员会评为三等奖,这是四年一次对全国各地出版的寓言集评选的创作奖。拜读吧,拜读了《孔雀和夜莺》就会明白他全部作品的质量如何,为什么会荣获最高创作奖。
该书于2011年8月,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中国新时代作家文丛第四辑。该书没有哗众取宠,没有故弄玄虚,没有华而不实,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
这个整体非同一般,尘世上极为少见。如同一面神奇的宝镜,谁都可以照看;无论平民百姓,无论文人雅士,无论高官贵族,只要观照此镜,都会还原自己的生活场景。不管你是否愿意,是否感激,是否怀恨;真善美的,假恶丑的;个人的,多人的,百态毕现,暴露无遗!
这个整体如同一个庞大的古老的王国。她的悠久历史造就出许许多多的故事。百姓的,官场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古老的,现代的。数不胜数,个个生动有趣,个个耐人寻味,个个蕴涵哲理。表现出文明古国的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
这个整体如同一个巨大的舞台,舞台上表演着人间喜剧。剧中有帝王将相,有贪官盗贼,有市井商人,有庖厨工匠,有农夫牧人,有神祗鬼魅,人物繁多,形形色色,世间百态,表演得淋漓尽致,堪为社会的缩影!
该书为什么会给读者这么好的感受,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效果,为什么会得到读者这么好的评价?好的感受好的效果好的评价说明了什么?说明刘振华的作品取材于生活;说明他有丰富的生活阅历。他供职于舞阳钢铁公司,长期从事基层党委的宣传、组织、纪检工作。年轻时曾当过司药、工人、中学教师、干部、编辑。他阅历广见识多,为创作积累了宝贵的素材。他是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说明他有娴熟的写故事、写寓体、写本体,表现寓意的技巧,尤其是说明他能够娴熟地运用塑造寓言形象的技巧。
构思技巧
寓言是文学,又是哲学、政治、宗教和语言艺术。我国翻译家、文艺理论家叶君健说:“寓言是一种不容忽视的文学品种。它的持久力比任何其他文学品种要强,在人类灵魂中所起的作用也能从童年时代一直持续到人生的结束。”德国民族文学奠基人、杰出的寓言作家莱辛说:“在这个故事里大家可以形象地认识这个普通的道理格言。”以形见理是我国先秦寓言独特的成就之一。寓言以故事吸引人,以形象感染人,以道理说服人,从而达到传达道德教训或哲理的目的。
刘振华继承先秦寓言的优良传统,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伊索的传统模式,使读者耳目一新。他运用多种技巧塑造出具有很强思想性和很强艺术概括力的寓言形象。
构思技巧。艺术构思是塑造寓言形象时运用的心思,即用什么思考方法构成形象。这是运笔书写之前必不可少的关键的一步。三思而后行。想好了再运笔书写,不然,就不可能写出好文章。他常用的构思技巧有哪些呢?请看。
定点构思法。此法是写故事前首先确定一个发展故事情节的中心点,即核心。围绕这个中心点引出故事情节,刻画人物形象。如,《宰相和皇帝》,以皇帝的语病为构思中心点,作为情节的核心。皇帝说话时总是先说一句“就人家说那”口头语。人们听了觉得可笑、不雅、太失他的体面。有个宠妃劝他改正语病,被打入冷宫;有个太监听了皇帝的语病,情不自禁地笑了,被杖责40大板;宰相看皇帝心情好,巧妙地用“子曰”,用“诗云”,劝他改掉语病。最后,皇帝顿然醒悟,下决心改掉了语病。这个故事中的每个情节都紧紧地连着语病,围绕语病发展情节,刻画出会办事、讲策略、效果好的宰相的鲜明的艺术形象。他的寓言中运用此法的还有《大豉甲》、《山雀和桃花》、《乌鸦和鼢鼠》等。
归谬构思法。此构思法是由甲写起,甲认为自己是对的,实际是错的。按照甲的思路写到乙,再写到丙、丁,然后又回到甲,这样办的事一错再错,甲就必然是自食其果。最后使人觉得滑稽荒谬,从中悟出一些道理。如《二乔牡丹》,花园里有一棵二乔牡丹,开了一朵特别大的花。实属国色天香,花中奇品,赞美声不绝于耳。它看到有几片绿叶遮住了花瓣,很不满意地让绿叶走开,那几片绿叶凋落了。它觉得自己醒目了。又让花瓣旁边的绿叶也走开了,那些绿叶也凋落了。又让其它的绿叶也通通走开,其它的绿叶也都凋落了,只剩下它孤零零的一朵花。最后,因为没有绿叶扶持,失去了光合作用,缺乏营养,这朵二乔牡丹也就早早地枯萎凋落了。因此,它孤傲不群,刚愎自用,昏聩无能的形象被刻画得很鲜明,寓意表现得很突出,很感人,很耐人寻味。他的作品中运用此法的还有《时装模特儿》、《车夫和马》等。
对比构思法。此法是动笔之前,把两种事物放在一起去思考,进行比较,找出相同或不同,由此构思情节,塑造角色形象,写成故事。对比有横向同时对比,有纵向相继对比。如,《剑和盾》,剑讥笑盾,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把敌人杀得落花流水!你在敌人面前只是招架,没有还击,看你那狼狈相,伤痕累累的。咱俩散伙吧。盾说,战斗中你勇敢,我也不比你差。不是我拼命遮挡掩护你,你早就成为敌人的战利品了!这样的构思形成剑和盾、攻与守的对比。这是横向同时对比。《狮子和蝙蝠》是狮子对蝙蝠态度的前后对比,即纵向对比。他的作品中运用此法的还有《山》、《两个老妪》、《胖鬼和瘦鬼》等。
刘振华在寓言作品中还运用翻出新意法、借题发挥法、词语双关法、渲染气氛法、真假相生法等构思技巧。
创作技巧
创作技巧是叙述故事情节运用的方法。创作技巧对写好寓言故事,塑造寓言形象至关重要。它关系到构思的成果能否面世,关系到故事情节是否吸引读者,关系到角色形象是否鲜明,关系到寓言的任务能否完成。刘振华将各种创作技巧运用得非常娴熟。他因叙述情节,因刻画形象,因描写环境,因表现寓意的需要,选用合适的各不相同的创作技巧。
层层递进法。此法是一层进一层地引起变化。它可以是数量上的增加,也可以是数量上的减少;可是形体上的扩大,也可是形体上的缩小。用上述的任一种方法叙述故事,刻画形象,即为层层递进法。如《狮子大王建桥》,狮子大王要在山溪上建一座漂亮的拱桥,作为献礼工程。老狼给狮子大王送去十筐牛肉、十笼山鸡。老狼揽到工程。其实,老狼是个工程倒爷,它将工程转包给老狈。老狈是个皮包公司,什么也没有,又转包给兔狲。兔狲是个泼皮无赖,对造桥一窍不通,它的绝活就是打牌,又转包给乌龟。乌龟得不到多少油水,只好图省钱买两根大毛竹,用藤条一缠,往山溪上一横,大功就告成了。就这样的工程,狮子大王在鞭炮声中剪了彩。狮子大王的形象很鲜明,很突出。此故事写工程一次又一次地转包,工程款一次又一次地减少,层层剥利,最后用在建桥上的钱已所剩无几。讽刺发包工程,层层转包,造成“豆腐渣”工程。他的寓言中运用此技巧的还有《狮子招聘》、《大雨神和小雨神》、《水獭和胖头鱼》等。
置身局内法。此法是作者以第一人称“我”置身于所写故事之中,是故事中的主要形象,把亲眼所见之物、亲身经历之事描写出来。此法可增强其亲切感和真实性,更具有吸引力和感染力。如,假托梦幻的《我和狐狸》,“我”被狐狸质问,干吗败坏它的名声,把它写得一文不值,写得狡猾多疑、贪得无厌。“我”再三解释,只不过是扮演角色而已。有时你们是美女,有时是思想家,有时当小丑。你们是天才,能够扮演各种角色。狐狸改变了对“我”的看法,高兴地走了。他的作品中运用此技巧的还有取材于真实生活的《狡黠的老鼠》和《石雕》等。
拦腰截断法。此法是不要求故事情节完整,情节发展到一定时候不再往下写。可以只写一半,也可写得更少,能说明寓意就截断停止。如《松鼠和小甲虫》,松鼠让小甲虫看陆地上最大最大的动物大象。小甲虫没见过大象,半信半疑,就抓住松鼠的尾巴,随着松鼠跳到大象身上。小甲虫在大象身上转来转去,最后回到松鼠身边,很不满意地说,大象在哪?那不就是一个大土丘吗?情节到此截断不写。不再写松鼠让小甲虫再去看看,看得全面一些,看到大象其它部位,看到大象的真面貌。截断不写,表现出寓意,眼界小只能看一点,看得不全面,就会得出错误的结论。启发人们引以为戒。他的寓言中运用此法的还有《鱼夫和鲤鱼》、《乌鸦和大佛》等。
他在作品中还运用设置悬念法、尺水生波法、情节集合法、横向铺陈法、三叠复沓法、高低互衬法、故作抑扬法、揭示矛盾法等创作技巧。
自然物性与社会类型性恰当结合技巧
自然物性与社会类型性恰当结合,是塑造寓言形象非常重要的问题,是决定寓言成败的关键性问题。寓言中大部分是拟人寓言。拟人寓言是非人物寓言,它的特点是让动物、植物、无生物及天象、词语概念等,像人一样思考、说话、行动。即是把非人当作人来写,写得成功与否的关键是像不像人,像人的关键是它们的自然物性与社会类型性结合得是否恰当,是否能使读者产生联想。即使它们本不是人的性质、特点,在寓言中思考、做事、说话像人的性质、特点,并且拟那种人,要像那种人,否则就会使塑造的寓言形象失败,就会达不到预期的寄托寓意的目的。刘振华善于选用寓言角色,很好地解决了自然物性与社会类型性恰当结合的技巧问题。
巧用骂人语。骂人是社会生活中常见的现象。人与人交往中,言谈时带有或憎恨的、或戏谑的、或口头语的骂人的词语司空见惯。拟人寓言中恰当地将这些词语加以运用,将自然物性与社会类型性恰当结合,对于成功地塑造寓言形象会起到积极作用。如,《狮子大王建桥》中,老狼、老狈暗指骂人语“狼狈为奸”;兔狲暗指骂人语“兔孙”;乌龟暗指骂人语“乌龟王八蛋”。《水獭和胖头鱼》中,特用鳙鱼的俗称“胖头鱼”,因头特别大。胖头鱼写信上访反映水獭的罪恶,结果上访信最后落入水獭手里。水獭就恶狠狠地骂道:“胖头鱼这小子简直是胆大包天!今儿个,我要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我要看看你胖头鱼的头究竟有多大!”骂它“头大”,意在贬损、挖苦它不自量力,没有自知之明。
巧赞好品质。优良品质是人类的宝贵的精神财富,是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塑造具有优良品质的人物形象是寓言作品的重要任务。拟人寓言中要塑造此形象,就要恰当地将自然物性与社会类型性相结合,否则,就无法完成这一任务。如《蚍蜉和白蚁》中的蚍蜉(大蚂蚁),一天从早到晚忙着积存食物,以免冬天挨饿。它自食其力,安分守已,不偷不抢,始终坚守道德底线。它与白蚁相反。它在昆虫界地位卑微,是底层生物。塑造出蚍蜉的勤劳、善良的鲜明形象,赞扬其优良品质。它应对了无权无势的社会下层民众。
巧喻贤才人。贤才之人在广大人群中占绝大多数,是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主力军。但是,在某个地方某个单位常常有贤才之人得不到重用的情况。刘振华替不被重用的贤才之士说句公道话。如,《狗熊》,叙述山林某处主管职位一直空着,由狐狸以副代正。狐狸当不了正职,是因为它不会摆官架子。豺狗年轻有为又有群众基础,但是它没有社会背景,没有人为它美言,有能力也干不成。上级从外地把狗熊调来任正职。上任不满半年,它故态复萌,突然被“双规”。它在原单位混不下去,被“带病提拔”调到这里。此类作品还有《狮子招聘》、《猎人和哈巴狗》等。
上述三种类型之外,他的其他作品也是如此结合。用大象比喻有组织、有纪律、有理智的人。用骆驼比喻能吃苦耐劳、能忍受恶劣环境、坚持做好本职工作的人。用摇篮比喻含辛茹苦默默奉献的母亲的感人形象。用白蚁象征危害社会、危害人民的贪官污吏。用狮子象征凶猛、强悍、霸道、有权有势的强权人物。用狐狸象征社会上狡猾奸邪之徒。用白眼狼、黑瞎子(熊)、野猪、豺狗、貉子、兔狲象征那些巴结权贵、见风使舵之人。用参天橡树象征坚持改革开放的领导者。用朝霞象征善良的人。用乌云象征给人间制造灾难、祸殃的恶人。如此等等,他的作品中百分之九十的是拟人角色,都将自然物性与社会类型性结合得非常巧妙,从而刻画出一个个鲜明的寓言形象。
描写技巧
描写技巧是描写寓言角色的说话、表情、心理、环境等运用的方法。描写是塑造寓言形象的主要手段。寓言的各种技巧都是以书面形式表现出故事中的各个角色为结果。因此,如何运用文字,如何运用词语,如何写好句子,如何描写,显得尤其重要。要使各个角色的具体形状、姿态、精神面貌、性格特征、音容、表情、胖瘦、高低、美丑、心理及其生活图景等,活灵活现于作品中,就要很好地进行描写,绘影、绘声、绘色、绘形、绘貌、绘情,描绘出鲜明的形象。有时要详细描写,有时要简略描写,不同情况用不同的方法。在这方面刘振华是一位行家。
描写角色说话。说话是表达内心世界交流思想的主要方法,是刻画形象的非常重要的手段。什么人说什么话。什么样的思想、什么样的事情、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心情,说什么样的话语。他将每个角色说的话描绘得十分精彩。如,《孔雀和夜莺》,孔雀羞惭地说:“先生,我生来没有好的歌喉;而且,也没有那搏击长空、气冲霄汉的飞翔技艺。我心情悲伤,自惭形秽。”歌王夜莺说:“你何必自寻烦恼呢。你虽然鸣声、飞技不佳,但你原本就不以此见长。你的长处是有一身光艳悦目的羽毛,其美超乎众鸟之上;而且,举止雍容俊雅,超凡脱俗。你是造物主的宠儿,得天独厚,没有谁敢和你媲美。……你不要妄自菲薄,盲目自卑,要挺起腰杆儿正确地认识自身的价值。”《猫和老鼠的故事》,“一个?一个也是盗窃呀!”大花猫的尾巴拧着劲儿,怒目而视,说道,“有我在此看守,你别想偷!”“嘻嘻,偷?你真有趣。”老鼠闪动着胡子,探出半个脑袋,诘问道,“我问你,前天夜里,是谁偷吃了盘子里的香肠?昨天午后是谁偷吃了浅子里的馅饼?今天早上,又是谁叼走了盆子里的鲫鱼?你能瞒过我的眼睛?!”大花猫一愣,心里嘀咕道:“哟嗨,这它都知道哇!”……主人困惑道:“真是怪事,现在的猫,为什么不管用呢?”《蚯蚓和蟋蟀》,“你整天蹦来蹦去,瞎蹦跶啥呀?”蚯蚓对蟋蟀说,“你就不能静下心来,干点儿有意义的事吗?”“瞎蹦跶?你懂个屁!”蟋蟀脸上显出不屑的神情,说道,“这叫走‘穴’,我‘口瞿儿’一声,就抵你傻帽儿坌坷垃坌几年!”《蚯蚓和蝗虫》,蚯蚓在豆根间,奋力耕耘。蝗虫在豆棵上大吃大嚼,蚯吲说:“你不要贫得无厌!”蝗虫说:“嘻!这是天赐我的特权,你管不着!”
描写角色表情。描写寓言角色的表情是刻画其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将内心的思想感情,想要说的话,通过面部或姿态的变化表现出来,让人明白。描写这一变化刻画其形象,更具吸引力,更具感染力,使其形象更鲜明。请看,他将角色的表情描写得如何?《小花猫逮鱼》,它蹲在一块大砥石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幻想着会有一条鱼游到跟前来。《狐狸和獾子》,狐狸一看这架势,两眼发光,龇牙咧嘴。《狡黠的老鼠》,在离毒饵大约二尺远处,它停了下来,胡子一闪一闪地左右观察动静……它偏偏不去触动它,胡子一闪一闪地似乎在推算那是不是致命的毒饵。《阿O传》,他儿子正在给花草喷水,发现他两眼呆滞,神态异常,就赶紧扶住他,大声问道:“爹!爹!你怎么啦?”《寓言家和驴子》,驴子越说越激动,两眼喷射着怒火。
描写角色的环境。描写寓言角色所处的客观环境,对塑造其形象起着重要作用。作者对角色周围情况及条件的描写,影响其事件的开头、发展、经过和结果,影响其对困难的认识、态度及克服困难的经过、结果,影响其心理变化及性格的形成,影响其形象的刻画,影响寓言故事的可读性。描写角色环境是他的强项。如,《小蚂蚁流浪记》,田野里有一个大荷塘,满塘碧叶,花蕾无数。那花蕾,有青色的,有破蕾的,有欲开还含的。满荷塘,只有一朵是盛开着的,红艳艳的,非常美丽。这样描写为故事的开头、发展,提供一个多么美好的特定环境啊!《山泉戒》,山间的峭壁下,有一泓清澈的山泉。它的周边,铺着天鹅绒一般翠绿的苔藓,长着飘着幽香的兰蕙;还有那毛茸茸的虎耳草,开着淡雅的小花。——真是优美的环境啊,真是诗的国度啊,真是牧童们的乐园啊!这个优美的环境,与山泉最后荒凉恐怖的结局,形成了强烈的鲜明的对比,表现出非常好的艺术效果。《虹》,乱云飞渡,天边地平线上透着一抹儿天光。远方沉雷滚滚,雨幕低垂,风雨声越来越近。用来暗示改革形势逼人。
他描写角色的说话、表情,表现了角色此时此刻的心思,交流了感情,传递了信息。描写角色的环境,交待了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为其发展、经过提供了客观的条件;为刻画角色形象起到烘托作用。他还对角色的心理、行动、性格等进行描写,形成对形象的多侧面、多角度、多方位的描写,让人观其色、看其形、听其声、感其情,把完美的、鲜明的形象奉献给读者,享受到作品的故事美、文字美、意境美、画面美、含蓄美、寓意美。
刘振华从构思、创作、自然物性与社会类型性恰当结合、描写等方面狠下功夫,塑造出一个个栩栩如生,一个个十分诱人,一个个蕴含哲理,一个个感人至深的艺术形象,并且具有典型性、时代性、社会性、鲜明性和真实性。
他在寓言的寓体、本体、塑造形象、表现寓意等方面技巧的运用,达到很高的水平。每篇字数多少不一,2000多字、1000多字、800多字、300多字、少的100多字,更少的10多字,都是精美的寓言,都是形象鲜明,都是寓意深刻。都是具有很强思想性的形象,都是具有很强艺术概括力的形象。
《孔雀和夜莺》是刘振华二十多年来,付出心血结出的硕果,是他运用娴熟的寓言写作技巧结出的硕果,是他成功地塑造寓言形象结出的硕果,是他观察社会积累生活素材结出的硕果!他的寓言像散文,像童话,像独幕剧,有很强的艺术性。出版社对该书高度评价:该书是散文寓言集,用鲜活的语言,以散文诗一样的形式,写了一些可爱的小故事,有执着的小蚂蚁,聪明的狐狸,还有丰富多彩性格迥异的小昆虫。语言生动,文笔朴实。该书题材广泛,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思想性很强的政治题材的作品,有道德劝喻、人生哲理、经验教训等内容的作品。赞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关注人生,爱憎分明。其中,不仅有获第五届金江寓言文学奖的精品,还有被收入《中国当代寓言选》等多种选集的佳作。
刘振华写寓言精神可佳,勤播种二十多个秋冬春夏。一篇篇“豆腐块”飞向天涯,写生活写社会关注国家。有的人说他是大傻瓜,他颂扬真善美不怕风凉话,面对假恶丑敢于鞭挞,守爱好年过半百笔不放下。他是为草民说真话的好作家,他是读者喜爱的好作家!
体裁:文学评论
刘安庆简历
刘安庆笔名文道,中国当代方志学者、河南省地方史志系统修志特殊贡献者、燕京文化开发研究院特约作家。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亚李亚天皇地皇人皇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转载请注明:河南赛誉新闻网 » 【河南】《智泉流韵》特邀作家刘安庆原创文学评论《刘振华塑造寓言形象的技巧》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