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怀军【北京】小说连载/回家的路 第五章 下乡的路—杜家砭的故事(三十)袜板

河南高考 admin 5069℃ 0评论

第五章 下乡的路
—杜家砭的故事
(三十)袜板
文/赵怀军
当年我们年轻人大都是汗脚,穿的又是塑料底的鞋和尼龙袜子,下乡后图鞋子结实耐用又买了解放胶鞋,这几项加起来的组合简直就是绝配,我们每天脱鞋时那股酸臭味简直能把人熏一个跟头,我的那一双臭脚丫子不用说别人就连我自己也被熏得忍受不了那冲鼻的臭味,我们在几个高中生的管理下集体户有了个特殊的规定,我们当时定的规矩是平时不许脱鞋,晚上脱鞋必须到库房窑里去洗脚,冬天鞋放在灶房窑的炭火边上去烤,其它时间鞋一律放在窑洞外边,不过有一次我放在外边的鞋丢了,找了半天最后才找到,原来是我们养的狗虎子把我的臭鞋叼到了它的窝里当了宝贝,后来哥几个老是打趣我:“虎子和你真是臭味相投”。
为了我们的环境适合人类的居住,我们发动了几次窑洞的大清理,可是我们的窑洞里不管怎么整治总有一股臭脚丫子的味道,后来有一个阶段稍微好了一些,原因很简单,原来是我们的鞋都破了,成了四处漏风的凉鞋,那可怕的味道一下减轻了许多,我们的环境虽稍有改变,但是新的问题却无情的发生了,我们脚下的装备出了极大的问题,不仅是鞋开了绽也破了洞,就连鞋里面的袜子也一同被开了天窗。
原因很简单人在山上干活十分费鞋和袜子,下乡时妈妈把袜子都给加了前后掌,针脚又细又密,不过两三个月的劳动和动不动就走个一二十里甚至更远的山路,我们的鞋开了绽,袜子开了天窗,我们又不会拿针缝缝补补,尤其是我们与女同学的关系极其僵化,一开始我们只好将就凑合,凑合的结果是破洞越来越大,脚上的鞋踢了踢了他啦的不能穿了,袜子也没法套在脚上了,本想一扔了之,可是备份的鞋和袜子寥寥可数,最后还是跑到河里洗涮干净准备修补后再坚持一阵子。
说干就干,拿出妈妈给我们带的针线坐在窑洞里就开练。照葫芦画瓢,找了块旧布按照袜子底的样子铰了一块大小一样的布,然后就一针一线的补在了袜子上,看着即将完工的袜子内心直说这有什么呀!想着就把袜子准备穿到脚上,谁知我补的袜子竟然成了死胡同,脚怎么也穿不进去了,仔细一看原来是我把袜子给缝死了。咳,看着补过不能穿的袜子,再看看被扎流血的手指,气的真想把破袜子给扔了,冷静一想还是不能扔,扔了就连破袜子也没有了,这是我下乡以来遇到的最尴尬的一件事,那些日子害得我连门都不愿意出了。
尽管针扎的手疼,破了的袜子还得补,琢磨了半天又开始了艰巨的补袜子的工程,最终又是一次的失败。
无奈半天过去了,缝了拆,拆了缝,袜子还是原来的样子,天窗依旧大开,我赌气回到了土窑里躺在凌乱的床上苦苦地想着妈妈是怎样给我们补袜子的。一夜的冥思苦想终不得其解,这是老大提醒我:“是不是有个叫袜板的东西?”
一句话解开了我苦苦思索了一夜的难题,我一翻身就蹦下了土炕,满世界的寻找工具和材料,我的脑海里也想起了妈妈做活用的蒲篮里有那么一个东西就叫袜板,我决定照猫画虎地做一个补袜子用的袜板跤。
邻居是个木匠,工具很现成,他的木料也有很多,我就在他那儿翻出了几块差不多的木料,我找出了我的鞋在一块薄木板上画出了一个鞋底的印记,先是用锯锯出个大概其,然后用扁铲一刀一刀的照着印记铲出鞋底的样子,然后就是加工鞋头和鞋跟部分,结果整整一天我做了个像模像样的袜板。我炫耀的在哥几个面前晃着我的杰作,哥几个竖起了拇指把我夸了一通,可是当我把袜子套在袜板上的时候,意想不到的问题又出现了,由于袜板是按照鞋底做的它的尺寸远远大于我的袜子,袜子的后脚跟根本就到不了它应该在的位置,得,又得返工,此时我已经十分懊丧了,这时老大把袜板接了过去,他忙活了一阵子一个漂亮小巧的袜板终于问世了,我的袜子在袜板上成功的堵上了漏洞,我的脚丫子又有了可以穿上不失颜面的袜子了。
袜板成了我们这个清一色男性世界不可缺少的女人专用的工具,我后来做了好几个袜板,哪个哥们分配了都会拿走一个我亲手做的袜板。(我最后离开杜家砭时拿走了最后一个袜板),下乡时买了新袜子我也会先给它补上前后掌,这样可以坚持穿的时间长久很多。
我在下乡的道路上终于像猿人进化一样学会了自己制造工具,第一件工具的诞生让我们深深受益。
它就是—袜板。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赵怀军,65岁。北京知青,曾在陕西富县直罗杜家砭插队,回京后在住总集团工作至退休。

转载请注明:河南赛誉新闻网 » 赵怀军【北京】小说连载/回家的路 第五章 下乡的路—杜家砭的故事(三十)袜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