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 | 无序

河南高考 admin 10278℃ 0评论
原本漫长的一天突然日薄西山,月亮浅浅地坠在办公室的窗檐。碎金一样的夕阳在玻璃墙上缓缓铺就,继而被渐暗的天色吞没,他突然有些疲倦。

想抬手揉一揉眉心,却碰上了电脑的关机键。那些让他累了一天的文档蒸发于轻巧的一声啪嗒,只留下他死死地盯着黑色显示器上倒映着的那双眼睛,满是疲惫又满是戾气,像是在和自己较劲。

微笑着婉绝了同事喝一杯的邀约,也没有如往常一样赶回家里。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他卸去了所有情绪,关上了手机。他让自己陷进松软的沙发里,沉入一团虚假的温柔,任由重压将沙发扭曲变形。在人群里混迹太久,总会产生生活不属于自己的怀疑,耳朵总是很满但是人很空,他试图自我证明。

不去担心明天就是递交策划的最后期限,也不想思索怎么向妻子解释晚归的原因,每天都在琐碎里重复着无意义的工作,他迫不及待去打乱生活的秩序。他向来不吸烟,更不会在办公场所抽烟,此时却突然生出一丝刻意的顽劣,从他办公桌的隐秘处摸出一盒七星,这是他的秘密。

看着黑暗里挣扎着跳跃的暗红色火星,烟草的香气弥散在密闭的房间里,他却不吸上一口。烟灰落在夹着烟蒂的中指上,突然把他唤醒。他想起人生的第一支烟是在大学,那时他还拥有尝试一切的心境,拥有感知悲喜的能力,拥有一些堪称珍贵的少年意气。他记得当时不甚熟练地夹起烟吸了一大口,并没有过肺却咳了半天。那个被呛得满脸通红还故作镇定的模样,多少有些令人怀念。

时间随着香烟一寸寸地燃烧,他终于起身,用力把烟头在地板上拧了好几遍。脚步是虚浮的,久坐后起身总是一阵晕眩,血液和氧气尚未充分供给,他摇摇晃晃地跳进了更广袤的黑暗里。

已是初冬,北方的风挑衅着不回家的人,逼迫着他苏醒。而他不想苏醒,偏要用理智放纵自己,他晃进了最近的一家酒吧里。推销酒水的女孩在他进门的一瞬间把冬天关在了门外,热情地推荐他来杯马丁尼,笑容比春天还甜腻。年轻女孩是男性世界被物化的精品,而他毫不动心。拎着两瓶喜力,他躲进酒吧的角落里。

五颜六色的水晶灯在酒吧舞池上旋转着,撩拨着买醉者的神经。然而舞池中央却是一片凄清,虚晃而过的身影在彩灯下变得斑驳陆离。大多数酒客各自隐匿在各自的阴影里,用沉默下酒是最好的独酌。

在深夜的酒吧里感受啤酒花在舌尖绽放不属于他的日常,但他隐隐约约对这种感觉上瘾。失去了向心力的运动有一种莫名的刺激,像是在直视正午的太阳,明知会头晕目眩,还贪恋失真感下虚假的瑰丽。

上次一个人喝酒是什么时候?是丢了工作还是丢了爱情?周围的酒客都和他差不多,仰头送酒时,暗黄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渗进被领带紧束的脖子里。他暗暗窥探着酒吧里的客人,仿佛是偷窥着许许多多个自己。芸芸大众原来都是一个模样,活得久了也忘了是在为什么焦虑。他举起杯向身旁无数个自己沉默致意。

酒瓶见底,他一口喝干了所有难以言明的心绪。舞池里响起了上个世纪的老歌,他听着听着渐渐有了困意。走吧,还要熬夜做策划呢。

他终于和无数个他一起套上了西装大衣,夹起公文包,面目模糊地涌入黑暗,继而消失在北风里。

像是天上的星星,

四处散落,

也无碍于天空的秩序。

输12

END

排版 | 李雪丽

责编 | 段少楠

校对 | 张晗婧

图源 | 网   络

转载请注明:河南赛誉新闻网 » 小小说 | 无序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